香港教师快乐吗?

作者: 黄剑峰|来源:| 点击数:7489 |时间:2012/3/30 10:37:14

赴港之前,在我的想象中,香港是自由之都,教师理应是快乐而幸福的。20093月,是我第一次近距离接触香港教育人士。我校作为省华文教育交流基地接待了香港真道书院访问团,在那一次座谈中,丘校长张扬不羁的个性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,也印证了我之前的猜想。于是,“自由”与“快乐”成为我心目中香港教师的代名词。20107月底,我在长春接受赴港专业培训时,香港教育研究中心詹总监的一句话让我心存疑惑:“理想的教师是:做内地的事情,领香港的工资。”话中之意是香港教师工资高,但工作量很大。之后不久,一位上学年赴港交流的教师也对我感慨说:“内地老师,要叫穷,不要叫苦!”香港教师到底是个性张扬、自由快乐的,还是疲于工作、苦不堪言呢?俗话说:耳听为虚,眼见为实。通过在港驻校零距离观察、面对面交谈,我对香港教师有了直观、真实而丰富的感触。

香港教师待遇高吗?

据我了解,香港教师的待遇在香港各行业中居于中上等水平,经济和社会地位比较高,使得教师成为颇具吸引力的行业。

在小学,一名刚毕业工作的教师,月薪为17905元,每工作一年,月薪涨1000元左右,一名工作11年的普通教师,月薪为30785元;学位教师月薪为45万元;二级校长(学校少于18个班)月薪为5万多元;一级校长月薪则为6万多元。而中学教师,工资就更高了。据一位中学交流教师介绍,他所协作的中学上学期一位老师辞职,学校签约一位代课教师,月薪达4万多,当然这位代课老师来历也很不简单:本科在香港中文大学就读,后来又在北京大学读研;中学一级校长月薪则高达8万多元。大学就更不用说了,香港的大学教授薪酬水平,在亚太地区称冠,即使是日本也要甘拜下风。201012月上旬,我们到香港科技大学参观考察,接待我们的学生处处长说:“学校知名教授月薪都是二、三十万。”香港教育研究中心徐主任带领我们参观校园时介绍,教授们还享受着100多平米的豪宅,这在寸土寸金的香港,可是一个不菲的待遇啊!

除了少数公立学校1997年回归之前入校工作的教师,退休之后有退休金之外,绝大多数香港教师退休之后是没有退休金的。但这并不等于香港老师退休之后没有保障。香港政府每个月从教师工资扣5%,然后政府依据教师工作年限给予补贴,如工作满15年补贴15%,而这仅是基准数,累积下来就是教师退休之后可一次性领取的公积金。香港教师退休可领几百万元的公积金,校长退休领上千万元公积金不足为奇。当然,香港房价也是高得很,较为中心地域较好的住宅小区一平米上十万元。如此算来,看似丰厚的公积金也只够买一套房子而已。

香港教师工作忙吗?

凡是到香港交流的内地老师,对香港教师工作都有一个共同的感受:忙!而且是非常的忙!

一位香港教师每周要上30节左右的课,平均一天上6节课。除了英语教师专任外,每位教师都要教几门学科。例如一位中老师要教2个班级的中文,而且是跨年级的,除此之外,还要兼任普通话或常识等学科。我的一位协作教师,他是学校的学生活动主任,相当于内地学校的少先队总辅导员,除了教毕业班中文外,又教四年级数学,此外,还兼任电脑及体育。也就在这所学校,学校仅有的一位副校长,除了教六年级数学,还教一年级数学,之前还兼任美术,一个星期有23节课。若非亲口告知,实在难以置信!该副校长还说,一周虽然说是五天工作制,但星期六常常到学校加班。还有一个令我们内地老师不可接受的是,法定假日若逢周六也不补假,如今年元旦就是这样,等于没有假期,内地交流老师很不适应,但香港老师却习以为常。

香港教师没有午休的时间。学生在学校吃午饭,学生午餐时间班主任老师就得在教室陪学生吃饭,一边吃午饭一边看管他们;而非班主任老师也没有闲着,他们同样不能专心吃午饭,常常是在专门的辅导室里一边吃午饭一边辅导个别有困难的学生。学生3点半前就可放学,而老师则通常要在6点之后才下班,因为还有大量的作业等着他们去批改。放学之后,除了批改作业,他们常常还得指导课外活动、设计工作纸(相当于内地学生的练习)、出卷子、与学生或家长交谈,把学生作业带回家批改也是家常便饭。一位办公桌与我隔壁的男教师声称自己很喜欢运动,在我驻校不久后承诺与我打乒乓球,结果一个月之后才终于挤出时间兑现。正当他很难得地与我一起走向乒乓球室时,迎面走来了一位家长,那位老师就“无情”地把我撂在一边,就和家长交谈起来,等我们还打不到十分钟时,又有学生要找他了,那位老师不好意思地对我连声说“sorry”。

还有一个有趣的现象,香港很多学校都有许多空余教室,但香港教师总喜欢几十个人,甚至上百号人挤在一间大办公室,而偌大的办公室常常是静悄悄的,极少听到谈天说地,更不用说欢声笑语了,我所协作的C校教师数30余人,有时只有我一个人“独守空房”。香港教师的忙可想而知!香港教育局每年会对小学三年级、六年级进行全港系统性评估,香港教师在考试压力上并不亚于内地教师。

香港教师快乐吗?

在我看来,香港是一个相对公平的社会,香港教师工作虽然很忙,但毕竟待遇较高,这样应该可以平衡教师心理,让他们感到幸福快乐了吧。但事实并非如此。2010年底,香港教育工作者联会调查发现,香港教师感到普遍不快乐者达6成之多。调查显示:“处理学校行政工作”、“批改学生习作”、“出席学校会议”是最令受访教师不快乐的“三大元凶”;在教师对快乐的意见一栏中,不少教师矛头直指教育政策改变频繁,令人身心疲累。学校行政工作过多也是致命伤。有教师指出,每天工作8小时后还要处理学校行政事务和进修,基本上已经没有私人时间,只有“生存”,没有“生活”,老师的“专业”是“教学”,并不是行政人员,本末倒置,何以令老师快乐呢?

据《星岛日报》报道,香港城市大学调查发现,99.5%受访教师认为自己最少有一种健康问题,最常见的有疲倦、眼睛疲劳、焦虑等五大毛病。研究人员认为,于各项健康问题中,香港教师的精神压力问题最严重,相信是工作量沉重所致。就在香港《教联报》最新的问卷调查中,当被问到过去一周的负面情绪,教师认为自己有疲乏(80%),泄气(43%)、焦急(38%)、愤怒(34%)等情绪。

其实,随着香港人口出生率的下降,生源的逐年递减,很多学校面临着缩班,包括一些传统名校,不少学校甚至面临着“杀校”(因收不到规定生源而停办),香港教师的压力只会是有增无减。以我两所协作学校为例,一所稍大的C校六年级有4个班,一个班有30多人,而一年级却只有2个班,一个班不足20人;早前学校有30个班,现在只有15个班了。据一位老师说,近两年就有十几位老师被迫离职。而另一所K校就更不容乐观,现在六年级3个班,每个班生数也都30人左右,而去年一年级经多方艰难努力才勉强开班。于是,上学期一开学学校就开始紧锣密鼓着手招收下一学年的新生了。教师加班加点制作宣传单,学校利用周末邀请幼稚园小朋友及家长来参观,为他们免费开设特色课程及讲座,想方设法吸引他们来年能到学校就读。下学期该校一年级能否开班,现在还是个未知数!

所以,当前不少香港教师除了来自于工作的巨大压力外,还有更为可怕的压力,那就是面临着失业!于是,一些教师协会积极倡导广大教师联合起来,举行“争小班,反杀校,减节数,保权益”签名游行活动,呼吁香港政府全面推行小班教学,以提高教育质量,保障教师权益。

如果你是香港教师,不知你快乐吗?■

 

 

 

主持人语:

目前的阅读教学,普遍重视培养学生的语言感受、品味、理解能力,而严重忽视培养语言的组织概括能力,光会分析理解,光会解剖而不会收宫绾结,致使学生阅读往往只见树木,不见森林,直接影响学生语文整体把握能力、文脉梳理能力、要点捕捉能力、语言表达能力的形成。本组文章,着意从不同的角度谈论如何培养语言概括能力,期望能引发同仁一些思考。

评论

暂无评论!

评论 (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, 并不表明本站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)